主页 > 本地门户网 >东禅寺停车位非交易地 >

东禅寺停车位非交易地

东禅寺停车位非交易地(雪兰莪‧巴生)有村民声称,毒贩把举国闻名的大马佛光山东禅寺当作“地标”,在寺前停车场附近交易,在佛祖面前卖毒品。不过,马来西亚佛光山总住持觉诚法师表示,油棕园并不属寺方範围,但东禅寺前方的停车位绝不可能成为交易地点。她说,东禅寺有保安员看守,同时也有闭路电视监查,毒贩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在这里交易。“寺方对毒品问题看得很紧,而且东禅寺是佛门净地,毒贩不能借助这里来进行非法活动。据村民形容,一些毒贩肆无忌惮在茶室、学校门前等交易,由于东禅寺是当地的着名地标,毒贩惟恐买家不识路,因此相约买家在停车场附近会面,进行交易。毒品入侵仁嘉隆30多年,而东禅寺在90年代初建立后,为村民带来心灵洗涤的空间。但是,毒贩竟在佛门前交易,渎亵佛祖,忍无可忍的村民形容这可谓是“人神共愤”,因而通过《星洲日报》要求警方严厉扫毒。觉诚法师:或走入民间吁民关注毒品严重危害社会,可谓“佛都有火”。觉诚法师对毒品一再夺走人命感到心痛,并表示寺方或考虑走入民间,希望唤醒全村人民一起关注。她于週二(1月19日)晚与区内的社团组织和宗教团体展开联席会议,探讨毒害问题,希望揪出祸根,然后集思广益对症下药,彻底把毒品赶出新村。觉诚法师受询时向《》指出,寺方向来把每1位村民当成孩子看待,如今在1年半内连续失去5名孩子,叫人怎不心痛呢?她对毒品相继夺走人命感到愧疚,并认为这件事加强了大家的思考空间。促拟长期方案“我们都知道,要铲除毒害并非一时三刻就可解决的事,这可能是1场长期抗战,说不定会花上数十年的时间,但我们不会坐视不理。”觉诚法师表示,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以实际的行动反毒,拟定一项长期方案,从根本着手,率先探讨为何毒品会入侵、孩子为何要吸毒,这才能真正解决问题。据村民指出,一些曾受毒品诱惑的村民立志戒毒后,借助东禅寺获得心灵寄托,因而成功脱离毒海。对此,觉诚法师表示不敢邀功,但东禅寺一直以来有许多空间适合青少年参与,如24节令鼓、青年团及义工等。觉诚法师强调,家人的爱是最重要的,而仁嘉隆也有许多民间组织、公会及乡团等,只要大家同心协力,相信一定可以解决问题。毒品日交易量逾10万元知情人士保守估计,仁嘉隆1日毒品交易量可达近10万令吉,1个月下来交易量上达百万令吉。由于大部份的毒贩跑腿都是当地人,还提供24小时服务,只要吸毒者有需要,毒品很快就可送到。他说,毒贩的跑腿每成功让顾客服食一次毒品,就能抽取20令吉或更多的佣金。最年轻的吸毒者据知只有15岁,最年长的则是65岁的“公公”,并有至少3名少妇和超过逾20名当地的青少年充当毒贩跑腿或代理。据了解,一些无法自拔的吸毒者在走投无路下向阿窿借钱,另有一些青少年当起毒贩跑腿,贩毒的收入直接买毒品。霸空屋开吸毒派对一旦村内有屋子空置待售,马上成为吸毒者的“毒窟”,屋内到处可见蜡烛和打火机,有些吸毒者还会喝酒闹事,有些则在屋内看色情刊物,令毗邻的村民担心安全受威胁。其中1条住宅区的道路,沿路估计有约10间废屋,全都成为吸毒者的毒窟,夜间开“吸毒派对”。吸毒者有时会对邻居造成困扰,1名印裔居民拉贞登(52岁)对此看不过眼,与儿子找来许多木板围封废屋,并把屋内的电线全拆掉,避免吸毒者再度闯入或烧毁电源供应。拉贞登指出,吸毒者有时连白天都来,令人感到十分厌烦。前吸毒者现身说法毒瘾发乱砍人31岁的陈亚标从18岁就开始沾染毒品,一开始吸白粉,后来染上冰毒。他自从染上毒瘾后无心工作,有次在家中毒瘾大发而持刀乱挥,威胁家人的性命,过后还割脉自杀,幸好家人及时发现送院抢救,保住性命。陈亚标庆幸自己在失去理智,胡乱挥刀时并没砍伤家人,因此决定戒毒,避免再做出傻事。妻出走才醒觉1名36岁的商人因混上黑道,染上毒瘾10多年,他几乎所有毒品都试过,月入上万令吉也不够解毒瘾。后来,妻子知悉他吸毒,并没有因此离弃,反而苦口婆心劝告丈夫回头。不过,他并没戒毒,还在毒瘾大发时偷妻子的私房钱,2夫妇因此经常吵架,他曾动手打妻子。直到妻子忍无可忍离他而去,他才开始醒觉,并下定决心戒毒。如今他已成功脱离毒海,并以自身的经历不断劝告村民远离毒品。日花300元吸毒现年30岁的杂货店业者杨先生在20岁出头时,被朋友诱惑下接触毒品,每天沉沦毒海而不惜停学。他曾1天花上2-300令吉吸毒,一旦没有毒品就很不自在,10年来无法戒除。直到有1天,伤心欲绝的父亲老泪纵横自责没好好教育他,才会令儿子沦为毒虫,他被父爱感动,满怀愧疚,因此立心戒毒,成功摆脱毒品。 · 2010.01.18

上一篇: 下一篇: